中医疗法对抗冠状病毒的大突破

武汉疫情告急,中国卫生局决定使用一种包括中医药的整合疗法来对付新冠状病毒。凭借在 2003年SARS抗疫的经验,中国卫生部采用了SARS时 研发出的中药方,在这基础上往前推 进。大家觉得毕竟在没有有效疫苗出现前,如其在黑暗中摸索,我们不如相信祖先的智慧; 回归到传统疗法。政府决定大规模的使用中医药做抗疫的工作;用中药汤,针灸和太极拳中 的古老疗法,通过有现代技术的医师们的用心执行,整个战略取得了让人振奋的成果:  **中国政府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表示1,“政府从中医药系统从全国调来4900余名中医药 人员驰援湖北,约占支援武汉医护人员总数的13%,其中有院士3人,数百名专家。这次中 医药援助队伍规模之大、力量之强,是前所未有的。” 中医药发挥的重要作用,成为这一次 疫情防控的一大亮点。  **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 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 以上。中医药能够有效缓解症状,能够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能够提高治愈率,降 低病顽率,能够促进恢复期人群肌体康复。” 研究结果显示,主要临床症状的消失率、临床 症状持续的时间、治疗组均优于对照组。肺部影像学的好转达到83.8%,对照组是64.1%,临 床治愈达到78.9%,对照组是66.2%,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降低轻症转重症方法较对照组 提高了1倍,同时在最近完成的体外实验也证明中药连花清瘟对于体外的新冠病毒具有抑制 作用。  **在防疫战略中,武汉的江夏方仓医院被指定为对患者进行中医治疗的特点医院。医院于2 月14日开业,在抗疫的26天里,共收治了542例轻度病患。当医院于3月10日收仓时,没有发 现任何病例恶化的报告,所有患者都康复了,其余非常轻微的病例被转移到其他医院继续治 疗。令人惊讶的结果是,治疗得到较高的康复率,稳定了病情,防止他们从轻转重。完全遵 循中医从稳定中改善的原则;不让它恶化而促进康复,医师们用心认真监测患者的病情。坚定的要减少死亡率。  **中医团队提倡早发现,早治疗的治理取得了较高的复原率。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教 授说:“我们应该大胆的,尽早使用高剂量的中药。除了在江夏方仓医院获得成功外,在其 他医院使用这种方法时,超过一万名患者以中医为主要治疗手段,而轻转重的病例的比例仅 为2-5%。这是非凡的成功。  **北京中医院院长刘清泉教授负责江夏方仓医院的领导工作,他总结了中医的贡献:中医应 用在湖北省百份90.5的患者,全国确诊病例的百份91.5的患者 ,结果有目共睹。病者不仅从 Covid-19中康复,这项成就还恢复了大家对自己文化遗产的自豪和信心,现在中医治疗计划 已被纳入国家卫生部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  **中医专家观察到,与世界卫生组织的病例恶化平均水平相比:从轻转重的13%,从重转危 的7%,在方舱医院,这些比率急剧下降。没有患者从轻到重。刘院长在与意大利医生的视 频会议中披露了这一点2 。在中国感染者中,约有74,187名患者使用中医,占感染总数的百份 91.5。其中,湖北省61449人,占百份之90.6。《临床观察》杂志报道,在全部感染者中,中 医的疗效高达90%。中医有助于缓解症状,防止轻转重,重转危;降低死亡率,促进康复, 并减少患者康复后的后遗症。  **刘亮教授团队发表在《中国法医学》 上的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死亡屍體系統解剖大體觀 察報告》3 告訴我們:死者肺部 切面出現灰白色黏稠液體,氣管腔內見白色泡沫狀黏液,右 肺支氣管腔內見膠凍狀黏液附著。 正是這些黏稠的液體堵塞了肺泡,堵塞了氣道,堵塞了 肺間質,堵塞了支氣管,讓肺逐漸散失換氣功能, 讓病人處於缺氧狀態,最後出現呼吸衰 竭而死。  **這些黏稠的液體奪去了新冠患者的生命,他們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即便有氧氣罩有呼吸 機,他們吸進去的卻不是氧氣。 為什麼有呼吸機的支持他們還是Continue reading “中医疗法对抗冠状病毒的大突破”

War with Covid 19: Tr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When the pandemic situation in Wuhan escalated, the Chinese Health authorities decided to employ n an integrated appraoch to deal with Covid-19. With the benefit of their experience fighting SARS in 2003, an integrated appraoch bringing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TCM) was adopted with vigour. The argument was in the absence of a knownContinue reading “War with Covid 19: Tr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